点击了解我们>>
让世界听到你的声音
爱无边界 善行改变世界
设计,为更有效传播
INEWS / 新闻中心
特稿|第三届全国“志愿文学”优秀奖散文《为了小脸红扑扑》
来源:第三届全国“志愿文学”优秀奖散文《为了小脸红扑扑》 | 作者:兰文 | 发布时间: 2021-11-27 | 4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编者按:


由共青团中央、中国作家协会共同举办的第三届“志愿文学”征文活动获奖作品揭晓,最终评选出中短篇小说、剧本、诗歌、散文、报告文学等五类110件获奖作品。《为了小脸红扑扑》获得本届全国“志愿文学”优秀奖。


“志愿文学”征文活动自2017年以来已举办三届,评选出了一批优秀文学作品,旨在用文学的形式展现志愿者事业在党的领导下取得的成就,展现志愿者在平凡岗位上无私奉献的精神风貌和动人事迹,传递“奉献、友爱、互助、进步”的志愿精神。


丈夫杀死妻子后,入狱,留下两个年幼儿子。

爸妈都不见了,死了吗,还是去了很远的地方?哥哥似懂非懂。

弟弟只顾玩玩具,玩爸爸买的玩具。

哥哥弟弟如今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,等到将来的某一天,他们就会知道,曾经有一天,家中发生的天大变故。

两个孩子成了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中的一员。这个群体在国内约有六十万人。

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人群。父母有一方或双方锒铛入狱,爱的天空残缺破损,家不像家,外人尽投来冰冰冷的目光。孩子们本该缤纷绚丽的天空,却无尽头飘着阴郁的冷雨。

外人会指指点点,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仍打洞。“罪犯的儿女,能有什么好的?!”类似质疑声,总在一些场合此起彼伏。

父母犯罪了,跟儿女有什么关系?但常人不会这样认为,我们看待一个家庭,总免不了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作为最大受害者的子女,却要遭受人情世态的风刀霜剑。

嫩苗来不及长大,就得承受骄阳暴晒、凛冬寒逼。在一道道异样的目光下,他们用小刀文具自残,怕跟人讲话,怕见陌生人,或者小小年纪外出打工,甚至步入犯罪歧途。好心人向他们伸出友爱之手时,他们警惕地把双手紧紧藏起。

本应是灿烂无忧的花朵,却经历着乌云遮天,风雨满楼。

在一次彩绘活动中,有个孩子像木头人般,动作机械,只选黑色作画,孤独地缩在角落里,画了枯枝上有一只大乌鸦,冷漠地注视着寂无声息的世界。

他的眼里只剩下黑色、死寂。画完后,他自顾自地埋头刷手机,周遭的人对他如同虚无。

这群特殊的孩子们,会眨着眼睛一脸茫然:为什么大家不喜欢我?我做错什么了?同学怎么不和我玩?……他们习惯性耷拉着脑袋,自卑地摇头。看到别的小孩在父母呵护下笑靥如花,他们只好黯然地噙着眼角的泪花。

别的孩子是个宝,他们自我感觉像根草,甚至是一根“毒草”——否则别人为何总拿那种眼光看他们?

林敏明,福建省司法警察训练总队一名教官,早早留心到这个群体。自他加入司法警察队伍之后,日复一日与基层监狱警察接触,间接了解到服刑人员后面无声的人群。

与此同时,他开始慰问边远山区贫困户,不时与这个人群有了直接接触。这天,他和志愿者又一次来到南平山区,首度走访服刑人员兰兰的老家。兰兰曾在当地餐厅打工,性格内向,常被人欺负,情绪高度压抑。终有一天,她忍无可忍,操起菜刀砍死对方,被判了死缓。

林敏明向乡亲们问路。乡亲们不解地反问道:“去她家干嘛?为什么要去慰问她的孩子?她杀人啦!你们应该帮助别家小孩啊。”瞪着别样目光的乡亲们,都不愿替一行人指路。

无奈之下,林敏明通过校方获知孩子家地址,好不容易来到了兰兰家。家中爷爷得知他们来访意图后,二话不说一股脑儿把他们赶出家门,并且大喊道:“我家没有她这样的人!”

真想不到,家里人都不愿谈及狱中人,更别提外人了。而生在这种人家的孩子,有苦有泪还能向谁去倾诉?!

一次次走访当中,林敏明屡被当成骗子、贩子、坏人,一回回被拒之门外。对方或许心里想,哪有警察上门为罪犯家人做好事的?这种骗术未免也太低级了吧!

初次见面时,一些孩子听到来人是警察,畏怯眼神更添惊恐。警察,太可怕了!爸爸不正是被可恶的警察抓走了吗?今天又要来抓谁了?一见到警服、警徽、警车,孩子便不由自主发抖起来。

林敏明陷入了思考。孩子为何深怕?渴盼什么?牢中人又在渴望什么?怎样打通牢中与家中的阻隔?打通特殊家庭与寻常人家的阻隔?

一直以来,犯人改造工作面临两大突出问题,一是犯人出狱后“二次犯罪”,二是犯人孩子“二代犯罪”高发。犯人往往自暴自弃,破罐破摔,孩子常常自怨自艾,孤僻冷漠。如何一举解开这两大难点?

为了获取最真实的需求信息,林敏明化身为“雄熊叔叔”,身穿便服,衣服上挂只蓝灰色小熊玩偶,与孩子们做游戏,聊家常,谈学习,套近乎,淡化警察身份,强化志愿者的角色,逢上过节带上慰问礼包走乡串户。

他以解决现实问题为主要抓手,拉近与服刑人员家庭的距离。走访时他把每家每户的实际困难逐一记录下来,分类建档,派人督办,必要时亲自出马协调社会各界资源,解人所困。

一个年轻妈妈简直要崩溃了!孩子才七岁,丈夫入了狱,整天被婆婆胡搅蛮缠,婆婆说她想霸占这个房子,要把她赶出家门以绝后患。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婆婆,丈夫又不在身边,谁来帮自己讲话,年轻妈妈甚至几番想到要一死了之。

但是不能死呀,孩子还这么小,谁来照顾他长大?为母则强,要忍!她找到了林敏明。林敏明像居委会大妈一样,苦口婆心开导婆媳俩,对双方晓以利害,动以亲情,并且让她们到狱中与亲人见面,终于化干戈为玉帛,婆媳言归于好。

孩子落户是他们的一大突出问题。有的父亲入狱了,母亲高飞了,有的双双入狱,有的未婚生子,有的超生,种种情形造成孩子落户困难。落户需要先确定血缘关系,进行亲子鉴定,得到监狱内提取DNA,流程很繁琐。

通常先到村委会打证明,征得监狱同意后,由工作人员把孩子带到监狱内采血,最后到公安机关办理落户。许多家庭碰到这种事情时一脸茫然,完全不知所措,有些家庭连亲子鉴定的费用都出不起,小孩于是做起了长期“黑户”。

闽南一个老人家先后跑了十多次公安户籍部门,每次不是缺了这个就是少了那个,老人被搞得晕头转向,情绪低落。林敏明得知后,协调法律援助、新闻媒体、公安户籍等多家单位,妥善地解决了这一“顽症”。

犯人几乎都是家庭主要劳力,一朝入狱,顶梁柱轰然倒塌,家中经济状况急转直下。然而现实当中,九成以上犯人家庭没有享受到社会的任何资助,可谓一人犯罪,全家遭殃,一家人跟着一人而受罪。

“罪犯的家人怎么能享受低保!”一名村干部振振有词。在他看来,将犯人小孩纳入低保,这不是在助长纵容犯罪吗?这不是赏罚不清吗?在村干部观念中,犯人家庭生活贫困,是自食其果,理所当然,一点都怪不得别人,当然不能给予低保等资助援助。

“你这不是新的株连九族吗?请问国家哪条规定说了犯人小孩不能享受低保?”林敏明反问道。

“孩子们理应迎着阳光生长,不该背负父母包袱!”林敏明联合起一帮爱心人士,组建红苹果公益团队。起初要人没人,要钱没钱,他发挥部队服役期间养成的敢闯敢战作风,有担当,有使命,首先找亲戚朋友同学战友们“下手”,鼓动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红苹果就这样跌跌撞撞上路了。

红苹果,犹如孩子们红扑扑的小脸蛋,健康,粉嫩,可爱。让所有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拥有红苹果般红扑扑的脸蛋,是红苹果团队的共同目标。

2014年夏天,红苹果由草根组织升级为正式机构,官方名称是“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”,从此一帮人马有了两块牌子。在机构LOGO上,在义工服务衫上,在孩子的文创品上,在口口相传的名声上,红苹果以小小个头激发出大大能量。红苹果人员不辞辛劳,走家串户,给寒屋去缕缕春风,为孩子照入融融暖阳。

某日,一位老领导看到红苹果工作搞得风生水起,红红火火,问林敏明说,你们协会有几个专职人员?林敏明用手指比了个剪刀手。

嗯,20个,不多,可以再多几个。老领导不忘鼓励。

林敏明答复,2个,不是20个。老领导大吃了一惊,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!

林敏明的秘诀是有一支庞大的义工队伍,2个专职人员主要处理机构日常事务,而大量服务工作则依赖全省各地的义工。他当时很担心2个专职人员干活太拼命,晚上谈恋爱都没时间,万一没嫁不出去,他可不好向人家交代呀!

几年下来,红苹果像雪球般,专职人员增至十人,在册义工增至千人。有一个律师义工平常多办理经济破产、黑道恐吓之类的案件,弄得自己心情很不好,参加了红苹果公益活动后,心情得到抚慰,有了更从容心态面对生活,短短几天义工经历,使这个律师义工注入了满满“正念”,有感而发地说,“每人带着爱和正念做好本份事,爱会把一切引导得刚刚好。”


一个义工在手记中写道:“今天醒来精力充沛百分百,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感觉了,这几天我一直在提醒自己,我并不是做了什么爱心活动,仅仅做了一点本分事。我在付出的同时,也在收获,我很感恩,见苦知福。”

见苦知福,这是多么深切的感悟!人与人之间往往是相互疗愈的。义工们在倾心付出时,也收获了不竭的动力。这可能是义工们能长久凝聚在一起的内核。

红苹果已在福建省各家监狱成立了分支机构——监狱教育援助中心,把临时公益活动变成了监狱常态活动,促使各监狱比学赶超做公益,你弘扬一个模范,我介绍一个经验,你解决一个难题,我培养一株新苗,你用泪水洗涤心灵,我用欢笑催开蓓蕾……

红苹果更把服务触角向福建省外延伸,到2020年底,覆盖了全国二十八个省份近五百个县市,募得善款大几百万元,帮扶的两千多个孩子无一辍学无一犯罪,帮扶的四百多名服刑人员出狱后无一犯罪。

百炼钢也成绕指柔,红苹果的柔情似水,化解了长期来服刑人员家庭“二次犯罪”与“二代犯罪”顽症,闯出了监狱改造一条新路。全国政协委员王名在服刑人员子女救助提案中,高度肯定了红苹果救助模式的实践意义。

(未完待续)

作者简介

    兰文,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,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。著有大陆记者第一本台海财经通俗书籍《台海财经风云》,文学作品散见于《中国作家》《美文》《客家文学》《厦门文艺》《壹读》等期刊,以及被选入多本书籍。


关于我们


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(红苹果公益)是一家致力于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提供帮扶援助的5A级慈善组织,2019年5月获得慈善组织公开募捐资格。


协会关注特殊群体困境问题,聚焦服刑人员子女帮扶,针对困难家庭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各类需求,围绕儿童生存权、受保护权、发展权、参与权开展一系列帮扶项目,力求在心理健康、权益保障、能力建设等多方面促进特殊群体良性发展。





END


想了解更多关于信息

欢迎复制下方链接

移步我们的官方网站

红苹果公益  www.hpggy.com